孝感有没有全套上门女_武汉怎么找靠谱的模特兼职服务
首页 >  正文

专家:安倍亲弟弟、日本新防长是一个坚定的亲台派

泰安有没有全套上门女【σ微::⒊6⒖О6⒑】加了直接说闲聊勿扰,准时送达您指定酒店宾馆。龙口怎么找靠谱的模特兼职服务【σ微::⒊6⒖О6⒑】加了直接说闲聊勿扰,准时送达您指定酒店宾馆。

(原标题:陈洋:安倍亲弟弟,日本新防长,一个坚定的亲台派)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洋】

9月16日,伴随菅义伟当选日本第99代首相,菅义伟内阁也于当天正式成立。从当选自民党总裁后,在内阁成员的人事安排上,可以看出菅义伟在很大程度上延续了安倍政权的人事框架,比如麻生太郎继续担任财务大臣、茂木敏充继续担任外务大臣、小泉进次郎继续担任环境大臣等。

然而,作为安倍晋三胞弟、“亲台”立场鲜明的岸信夫出任防卫大臣,或许是安倍留下的另一份政治遗产,并将对今后日本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产生影响。

日本新任防卫大臣岸信夫

不知兄长是安倍

1959年4月1日,岸信夫在东京出生,他是日本前外相安倍晋太郎与安倍洋子的第三个儿子。岸信夫的长兄是安倍宽信、二哥是安倍晋三。安倍宽信没有像两个弟弟那样从政,大学毕业后进入三菱商社工作,目前是三菱商社包装公司总经理。由于安倍洋子的哥哥、日本西部石油董事长的岸信和一直没有子嗣,所以安倍洋子在与安倍晋太郎商量后,决定把孩子直接过继给哥哥抚养,由此孩子的名字就叫做岸信夫。

被过继后,岸信夫和父母也生活在东京,尽管岸家与安倍家之间的往来互动很密切,但岸信夫直到上大学前都把安倍晋三当作表哥,把日本前首相、安倍洋子的父亲岸信介当作祖父。岸信夫今年初在接受日媒专访时曾回忆,“我和父母住在东京,所以是作为表亲与安倍家相互走动。但是,岸家和安倍家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所以我和安倍晋三的见面次数要比一般堂兄妹的见面次数多,在我看来,即使上了高中,关系最好的亲戚也是‘表哥’安倍晋三。”

岸信夫的外祖父是被称为“昭和之妖”的岸信介。由于岸信介担任首相期间(1957-1960),岸信和曾担任内阁总理大臣秘书官,所以岸信夫在小的时候是与外祖父一起生活。岸信夫在回忆童年时光时,曾提到“小的时候,我们家的氛围与一般家庭不同。比如,当我早上起床的时候,就看到家里有很多不认识的人,他们正在和外祖父坐在一起吃早饭。也许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家庭,但对我家来说,是很正常的,没有私人生活的家庭。”

不过,岸信夫也强调,童年时候虽然不太喜欢这样的家庭氛围,但外祖父岸信介是一个非常亲切的老人,“记得有一次出远门,在外面住了一段时间,但突然觉得有些无聊,可能是因为我已经适应了家里那种热闹的氛围了吧。”

长期以来,岸信夫并不知道自己和安倍晋三是亲兄弟关系。1976年,岸信夫考上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经济学部,当向大学递交个人资料时,岸信夫才惊讶地发现自己户口本上写着“养子”两个大字,才明白自己其实是安倍家的孩子。岸信夫后来回忆称,“突然发现安倍晋三是亲兄弟,内心有些混乱。自己的叔叔原来是父亲,婶婶原来是母亲,我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据悉,岸信夫当时因为这件事而整整郁闷了一个月之久。

1981年岸信夫大学毕业后,进入日本住友商社工作,先后被派往美国、越南、澳大利亚等地工作了20年。2002年,岸信夫从住友商社辞职,而此时他的哥哥安倍晋三已经在日本政坛摸爬滚打将近10年(安倍于1993年首次当选众议院议员),并因在对朝问题上表达强硬态度,而成为日本政坛一颗新星。经过两年的努力,以及在兄长的支持下,岸信夫于2004年当选参议院议员,由此正式进入日本政界。

2011年,岸信夫在众议院选举中获胜,由参议员转为众议院。此后,岸信夫先后在担任过防卫省政务官、外务副大臣等职务。不过,在担任防卫省政务官期间,岸信夫曾受过处分。2008年11月,时任日本航空自卫队幕僚长田母神俊雄发表美化日本侵略战争的论文,防卫省以没有发挥充分监督作用为名,对包括岸信夫在内的7名主要官员予以减薪等处分。

尽管与安倍晋三是亲兄弟关系,但岸信夫平时也很难见到安倍。岸信夫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安倍首相很忙,不过在新年假期或暑假,我们会一起打高尔夫球,进行家庭聚会。”“我和兄长关系很好,但到了这个年纪,想必大家都一样,不管关系多么亲密,见面的机会也是越来越少。”

安倍晋三(中)与岸信夫(右)(图源:新浪网)

岸信夫有两个儿子,长子岸信千世是日本富士电视台的记者,次子岸智弘则在日本三井不动产工作。不过,岸信夫的这两个儿子都没有进入政坛的意愿。

“超级友台”

自菅义伟决定让岸信夫担任防卫大臣后,台湾岛内的一些绿媒就异常兴奋,比如《自由时报》在16日的报道中就详细介绍了岸信夫的出身和履历,称岸信夫是促进日台友好的“日华议员恳谈会”的核心人物,经常访问台湾,并特别强调“日本新内阁对台湾超级友好”。台湾岛内绿媒之所以如此亢奋,主要就在于岸信夫是日本政坛著名的“亲台派”。

岸信夫长年担任“日台青年议联”会长、“日华议员恳谈会”干事长,在台湾拥有深厚人脉,可以说是安倍晋三“对台外交”的关键人物。实际上,观察岸信夫与台湾民进党当局交往的过程,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安倍晋三与蔡英文此前会频繁地在推特上互动了。

2014年2月,也就是第二次安倍政权成立后不久,岸信夫扬言要推进日本版“台湾关系法”,从法律层面保障日本与台湾的关系。尽管最近几年,岸信夫的声调降低,但始终没有放弃推动日本版“台湾关系法”的立法工作。

2015年10月,时任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问安倍晋三故乡山口县,除了亲自前往机场接机外,岸信夫还全程陪同,当时就有观点认为岸信夫是代替安倍晋三盛情款待蔡英文。

2016年1月,岸信夫与当时正在日本访问的台北市市长柯文哲在国会内举行会谈,并表示希望以自己担任会长的“日台青年议联”的活动为主,活跃与台湾方面的“议员”交流。同年5月,岸信夫率团访问台湾,并与蔡英文举行会谈。根据台湾“中央社”当时的报道,岸信夫此行的目的是祝贺蔡英文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

2019年底,岸信夫在接受《产经新闻》下属杂志《正论》专访时表示,期待日美台进行安保对话,并可从民间的“第2轨”对话做起。岸信夫认为,美国有一部“台湾关系法”,在安全保障上可守护台湾,而日台关系虽好,却没有相当于“台湾关系法”的法律。他还建议称,如同美国派遣军人进驻“美国在台协会”一样,日本也应建立相同的体制,派遣主力级自卫队员进驻在台北的“日本台湾交流协会”,这可与台湾的军方建立关系,以防有意外事件发生。

在台湾的国际参与问题上,岸信夫认为,日本应更加积极支持并协助台湾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国际民航组织等。在日台交流方面,他则建议称,日本政府可以推动政要访台,日台没有邦交,外务大臣不可能访台,但可以派副大臣级别的官员访台。

2019年3月,“日华议员恳谈会”在东京召开年度会议,岸信夫在台上宣读力挺台湾的决议文,“日华议员恳谈会认为凭借力量改变现状是国际社会的威胁,在尊重自由、民主及法治等基本价值观之下,将与台湾携手维护国际秩序。”

2020年1月12日,在蔡英文赢得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第二天,岸信夫就迫不及待地前往台湾,与蔡英文举行会谈,祝贺她再次当选。岸信夫表示,日本与台湾、美国一样,都着眼自由、民主的“印太战略”,期待日本与台湾关系更加紧密,共同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岸信夫无法于5月20日前往台湾参加蔡英文的就职典礼,但这并没有成为他向蔡英文送祝福的阻碍,岸信夫率领“日华议员恳谈会”事先录影向蔡英文表达祝贺。

由于多次率领自民党国会议员访台拜会台湾地区前领导人李登辉,所以岸信夫7月30日在得知李登辉去世后,第一时间在个人社交网络上上传他于李登辉的合照,并悲痛地写道“台湾民主之父、亚洲伟大的这人李登辉‘前总统’去世,谨致哀悼。”8月3日至7日,台湾“驻日机构”设立悼念李登辉签名处,岸信夫第一天就带着妻儿前来悼念。此后,8月9日,岸信夫又与日本前首相森喜朗等人专程前往台湾,吊唁李登辉。要知道,当时日本与台湾还没有完全恢复通航,从岸信夫第一时间表达“悲痛之情”,到迫不及待地前往台湾进行吊唁,不难看出岸信夫对台湾的“特殊之情”。

岸信夫吊唁李登辉,图片来自日媒

中日关系或面临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岸信夫除了“亲台”外,还曾发表过一些对华强硬言论。比如,2005年2月,日美安保协议委员会发布了一项共同声明,其中提到“围绕台湾海峡问题,敦促通过对话和平解决”。日本和美国在中国台湾问题上说三道四,当时遭到中方的强烈不满。对此,岸信夫在当年3月16日的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表示,“日本和美国敦促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并要求中国提高军事领域的透明度来发挥在亚太地区的责任,这是理所当然的。”

2010年9月,中日在钓鱼岛海域发生撞船事件。在同年10月8日的参议院审议中,岸信夫就批评当时的民主党政权在对华方面的软弱——“这次在‘尖阁诸岛’发生的撞船事件,难道不是中国趁机进军海洋的结果吗?”“今后,日本因屈服中国的压力,在领土和领海问题上做出让步,这将成为日本外交史上最大的失败。”

诚然,岸信夫的前任河野太郎在担任防卫大臣期间,也曾发表过若干不利于中日关系发展的言论,但河野更多的是为了借助攻击中国来提升自身的影响力,为今后竞选自民党总裁赢得筹码,未必表明他发自内心的反华,不然也就不会有河野太郎在担任外相期间,积极推动中日关系改善了。然而,与河野太郎有本质不同的是,岸信夫的“亲台”立场十分清晰,他自身的政治资源有限,即使再怎么打“中国牌”,岸信夫也难以在仕途上迈上更高的台阶。因此,作为防卫大臣的岸信夫今后如果发表强硬对华言论,当然包含了谋取政治利益的目的,但更多的可能就是出自内心的真实表达,并极有可能转为实际行动。这一点值得我们关注。

最后,日本新首相菅义伟让“亲台派”岸信夫出任防卫大臣一职,不论是出于“报恩”安倍晋三,还是单纯的人事安排,抑或是推进新安保政策的制定与执行,但至少表明菅义伟政权今后在东海、南海以及钓鱼岛等问题上,采取强硬对华政策的可能极大提升,在配合美国战略部署的同时,深化日美同盟关系。